龙潜月伤寒,邪由皮毛而入,从表入里,初见夏正经证,如太阳病,则头项强痛而恶寒之类。满月一无所知,渐次传入三阴。在那之中有留于青阳,而不入三阴者∶有结于胃腑,而不涉他经者;亦有不必假道孟月,而直中三阴者。凡此伤寒之症,初起悉系寒邪见象。迨发作之后,渐次化热内传,始有热象。故初起治法,必以通阳祛寒为主。及化热之后,始有清热之法。此伤寒病之大较也。若夫温热病,乃冬时寒邪,伏于少阴。迨春夏阳气内动,伏邪化而为热,由少阴而外出。如邪出阳光,亦见阳光经证,其头项强痛等象,亦与伤寒同。但伤寒里无郁热,故恶寒不渴,溲清无内热。温热之邪则标见于外,而热郁于内,虽外有表证,而里热先盛;口渴溲黄、尺肤热、骨节疼,各种内热之象,皆非伤寒全数。其见阳明、少阳,目击亦然。初起治法,即以清泄里热,导邪外达为主。与伤寒用药,一温一凉,却为对照。盖感寒任何时候即发,则为伤寒,其病由表而渐传入里,寒邪郁久,化热而发,则为温热病,其病由里而仲夏外达。伤寒初起,决无里热亲眼见到∶温热之邪初起,无不见里热之证。此伤寒、温热病分证用药之大入眼。临证时能自此推想,自然井然有序矣。

《雷公炮炙论》是由唐宋经济学世家吴鞠通先生所编写的一部温热病学专著,此书正如李鑫辉先生所言,乃集温热病之大成,并以三焦定位分期为经,以卫气营血测机辨证为纬,以轻、平、上除法分治三焦,何况还总计出了累累医疗效果可相信的治温热病的配方。因此,即使那本书自勘行到今后才七百余年的野史,但它已被更加的多的医家所正视,诚如吴鞠通在其凡例中所冀望的“是书虽为温热病而设,实可双翅伤寒”,其地方大概能与快有七千年历史的方书之祖《伤寒论》比量齐观了,已几乎变成治寒法宗《伤寒论》治温则以《本草再新》为法规的构造,那也是他所预期的,所谓“伤寒自以仲景为祖,参谋诸家注述可也;温热病当于是书中之辨似处究心焉”,必须要说吴鞠通先生真是天才五个。

而是,如此重大的一本温热病文章,却于首方用了桂枝汤,所谓“太阴风温、温热、瘟疫、冬温,初起恶风寒者,桂枝汤主之”,不过桂枝汤同时也是《伤寒论》中的第一方,用于治理太湖阳颅内黑色素瘤证,与麻黄汤、大青龙汤成三纲鼎力之势。此一举实乃令人费解,而吴鞠通也因而而遇到了前面一个医家的对立,拥护他的医家自然要费些唇舌替她开解,不容许她而又敬服《本草求真》的只可以对此避开不谈,而不予他的当然会就此而大加指谪。毕竟吴鞠通先生用桂枝汤的用意何在?而毕竟该不应当用?这引起了自己比不小的兴趣,作者之所以而去查了一些资料,在那进程中加强了自己对这一标题标认知,也使得作者对温热病有了更深远一些的回味。再说自身的底蕴浅薄,从大处写就算是把那本精髓看上千十百遍也写不出什么来的了,所以不能不将和睦对这一主题素材所查得的资料和沉思,收拾成一篇感想,来商讨本人对此的拿走。

较吴鞠通稍晚的、同是温热病有名气的人的王孟英先生在他的《归砚录·卷二》里面就对吴鞠通用桂枝汤医疗温热病初起建议了争论,他认为,吴鞠通既然以叶桂的医论医案为底子撰写此书,即所谓“夫鞠通既宗叶氏,当详考叶氏论案以立言”,就相应了解是不能够用辛温解肌的桂枝汤医治应该用辛凉透邪的方式治疗的由外邪引动伏温之初起病症,他还引述了广大来自《临证医案指南》中的观点,“如《指南》温火爆第三案云∶温热之邪上受,内入乎肺,肺主周身之气,气窒不化,外寒似战栗,其温热之邪内郁,必从热化”、“风温门第五案云∶风温入肺,气不肯降,形寒内热,乃郁之象。用药皆已辛凉轻剂”以至“至《幼科要略》,论三时伏气外感尤为详备。于春温证因外邪引动伏热者,必先辛凉以解新邪,自注用葱豉汤”凡举援用了三条,接着就反问道:“垂训昭然,何甘违悖”?

这一放炮是极其有道理的,因为据杨进教师《中国药植图鉴导读》一书中执会考察总结局计,单从《药物学大成》中的方剂来讲,有许多是直接或直接援用自上津老人《临证指南医案》中的医案创立而成,更毫不说,其条文“凡病温者,始于上焦,在手太阴”是一直面临上津老人的“温热之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的影响,而且其盛名的清营汤也是由“入营犹可透营转气”叶氏这一临床观念的点拨所制订的。尽管有个别医家以为,吴鞠通先生用桂枝汤治理太湖阴温病初起也是宗叶香岩,在《临床指南医案》风温门记载了叶氏用桂枝加花粉、杏仁汤医疗阴虚风温,而在她的另一本医案集《未刻本叶氏医案》中也可以有案载用桂枝加花粉汤、桂枝去赤芍药加杏仁、茯苓个汤医治伏感温热病,看来是王孟英于读叶氏之书不彻底而有失在先,所以其对吴的争辨未见得不有失公平。既然吴鞠通先生治温热病之理法是宗一代大师叶香岩的,但是怎么于之温热病之初起又如此相互不喜欢,而首用桂枝汤呢?难道他从未读过“辨营卫气血虽与伤寒同;若论治法,则与伤寒大异”此句。

由此王孟英先生在结尾接着说:“意欲绍述仲圣乎,则祖上之门楣,不可夸为友好之阀阅也”,估摸吴鞠通是想昭示世人自身实乃在后续医圣张机,而在清末明初的湖湘医家王松如《温热病正宗·分论·论吴氏<黄帝内经>之误》中也说过“开卷诬捏温热病以桂枝汤主之,为仲景原作”,显著都以包罗嗤笑意味的。可是他们在这里处的研讨就有失偏颇了,在杨进教授《中药志导读》一书中聊起,吴鞠通先生对《伤寒论》一书有深切的钻探并很正视,在他的书中也向来运用了《伤寒论》中的一些条文和处方,举个例子海棠豉汤、川红柏皮汤、茵陈蒿汤等证的原来的书文,还会有大多配方则是在伤寒方中国化工进出口总集团裁所得,比如减味竹叶石膏汤、在承气汤的底蕴上加减的诸承气汤和在炙乌拉尔甘草汤的功底上加减的加减复脉汤等,那都充足表明了吴鞠通是在后续《伤寒论》的底子上对里面的有的方和法实行校正以使之更适合选择于温病中,在某中角度上说那是对伤寒论的开采进取,补《伤寒论》详于伤寒而略于治温的千古破绽,应该说是一件善事才对。

而是即使如此世袭《伤寒论》是件善事,但温热病初起就能够世袭桂枝汤而用之呢?所以王孟英先生在该文中又任何时候说:“在泾先生云∶温热病伏寒变热,少阴之精已被抢走,虽有新旧合邪,不得更用桂枝汤助热而绝其本也。岂吴氏皆未之闻乎?”,他认为对于早有伏邪在里劫夺少阴肾精者,即使有新旧之合邪,也不可能用桂枝汤去解外来之新邪。在吴鞠通先生后,持此说者大有其人,比什么廉臣就在其《通俗伤寒论》中钻探:“奈吴鞠通,温病初起恶风寒者,主用桂枝汤解肌,岂知桂枝辛热灼营,温热病忌用”,而在后头的伤寒大家胡希恕先生也感觉即正是列在桂枝汤后的银翘散的药品很平淡,用于温热病初起也只是强迫能够,在用时平日尚须进行加减,其力度方够,更毫不说用桂枝汤于温热病初起了,所以他在《六经认证解温热病》一书如是反问道:“桂枝汤如何可用?”温热病初起本应以辛凉透表之剂,却主以用辛温之桂枝汤,难怪广大医家对其申斥。而想为他辩白的医家们,也只能是“中气不足”、理屈词穷了,所以孟澍江教师在言之有序那条原来的作品时说:“但查究吴氏的原意,是为了与出新‘恶风寒’而用桂枝汤的病证相差距”,而随着在研究太阴温热病初起用桂枝汤时又不能不说吴鞠通先生这一举实是为着幸免世医攻击说他违反古板,标新修正,那才引起了新兴伤寒学派,甚至温热病学派的训斥,是实属无助之举。